首页 聚焦普陀 文明播报 创建在线 志愿服务 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 新时代文明实践 我们的节日 公益广告 
  您现在的位置:>> 普陀区文明网 >> 聚焦普陀
庆祝上海解放75周年!寻访普陀护厂斗争中的工人力量

 

2024年5月27日,是上海解放75周年纪念日。

 

 

75年前,中共上海地下组织为配合解放军解放上海,决定在人民团体联合会领导下,建立统一的人民保安队和人民宣传队,开展护厂、护校、反破坏、反迁移、对敌宣传等活动。全市共有人民保安队队员六万余人。此时,上海工人形成了一支阵容强大的力量,从而使这座东方大都市完整回归人民。

 

我们带大家寻访几个

在普陀区21处工运记忆的火红地标里

普陀工人护厂故事

 

申新九厂“二·二”斗争所在地

 

 

在上海解放的过程中,人数众多的纺织工人也在轰轰烈烈的护厂运动中迎接解放军的到来。作为有着百年历史的申新九厂,同时也是上海纺织博物馆如今的所在地,最后一任厂长宋琴芳对于厂史如数家珍。

 

宋琴芳拿出了数本编撰于1992年的厂史大事记,翻阅到1949年,大事记清晰完整地记录了当时护厂运动的细节。

 

“1949年5月25日沪西解放。‘二·二’斗争中遭开除的工人纷纷回厂。许泉福奉中共沪西区委指示,以工人协会沪西联合会干事兼申九工协理事长的身份进厂。当天召开群众大会,动员职工保护工厂,坚持生产。5月27日,近百名工人到提篮桥监狱,扭着秧歌,把因‘二·二’斗争而被判处无期徒刑的杨光明接回厂。5月30日,申九全厂集会欢庆上海解放,部队文工团和本市电影明星都来厂演出,军民同乐直至深夜。”

 

宋琴芳多次提到纺织工人在组建工会、开展工会工作时的开拓性和引领性。“当时,上海解放仅过了十天不到,申九党支部便以工人协会的名义召开全厂群众大会,动员筹建工会。”

 

上海市档案馆留存的关于《上海申新第一棉纺织厂工会筹备委会议记录》,在其中也有相关记载:“申新各厂在上海总工会筹备会成立之后,就开始筹备工会组织。1949年9月30日,上海申新第一棉纺织厂工会筹备会就宣告成立。”

 

在迎接上海解放,黎明到来前的那一刻,全上海的纺织工厂几乎都在完成各自的护厂任务。

 

可以说,上海纺织工人在百废待兴之时,对于稳生产保民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在纺织博物馆呈现“二·二”斗争的展区前,宋琴芳颇为感慨地说:“面对敌人的装甲车,纺织工人一步都没有退缩!”正是“二·二”斗争的惨烈和牺牲,让纺织工人更为团结,“在等待上海解放的日子里,申九一刻不停,正常生产,出色地完成了任务。”

 

 

上海造币厂人民保安队护厂纪念地

 

 

1949年5月,蒋家王朝全线崩溃,但仍在垂死挣扎,一面疯狂捕杀共产党人,一面对官僚资本及民族资本家的工厂进行破坏和搬迁。上海造币厂作为国民党反动政府打内战的重要金库,是破坏和搬迁的重点对象。

 

中国人民解放军以轻武器与敌人殊死搏击,策动了国民党淞沪警备副司令刘昌义的起义投诚。国民党守军假冒“新四军淞沪游击支队”,手持武器说要接管中央造币厂。造币厂的人民保安队和大隆机器厂人民保安队联手堵住了这批冒牌“游击支队”的退路,将他们押往解放军军管会。

 

5月27日,上海全境解放,上海造币厂完好无损地回到人民的手中。

 

 

上海第一印染厂工人协会护厂纪念地

 

 

 

第一印染厂是中纺公司中设备雄厚、生产能力较强的一家印染厂。早在1949年初,为阻止国民党当局将一印厂搬迁到台湾的阴谋,一印厂地下党员决定发动群众,开展抵制搬迁、保护工厂的斗争。他们秘密组织以党员和工协会员为骨干的护厂队,对重点车间和重点设备确定专人保护。同时,共产党员杨善以工会理事长的合法身份,公开组织护厂团。

 

4月中旬,中共上海市委决定将全市分散的、名称各异的护厂、护校组织改称为“上海人民保安队”。为便于解放军进城时识别,人民保安队总部决定印制人民保安队臂章,并将印制任务交给了一印厂党组织。经过周密筹划,杨善率领一印厂党员和积极分子仅用3天时间完成了印制任务。

 

5月17日,从市郊前线败退下来的一个连的敌军强行闯入一印厂,企图负隅顽抗。对此,一印厂护厂队开展分化瓦解工作。当人民解放军进抵沪西时,该连许多士兵早已开了小差。

 

5月23日,普陀路警察局出动“飞行堡垒”和近百名便衣武装警察包围工厂,企图抓捕杨善。厂党支部获悉后,立即通知杨善和其他厂内同志隐蔽起来。敌人四处搜查,一无所获,便抓捕了19名工人。第二天,敌人残酷地杀害了其中的地下党员、工协负责人孙方璟以及工协会员张如松、李阶平3人。就在3位烈士牺牲的两天后,上海得到了解放,一印厂也完整地回到人民手中。

 

 

上海印钞厂护厂斗争纪念地

 

 

 

1948年底,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解放军在战略决战中取得了伟大胜利,国民党政府陷入彻底失败的境地。国民党政府进一步滥发纸币以维持战争,并秘密制定分批将中央印制厂上海厂(今上海印钞厂)机器拆至台湾的计划。

 

印制厂党支部获悉后立即开展反搬迁斗争,在群众中广泛宣传“搬机器就是搬掉工人的饭碗”等口号,发动群众利用各种方式抵制和阻挠搬迁计划的实施。

 

1948年12月的一天,当多辆卡车进厂企图突击搬运机器时,许多工人包围卡车,阻止搬机出厂。同时,党支部也积极开展对工厂上层人士的统战工作,控制了工厂应变委员会的主动权,并向中央银行申请到相当数量的黄金和银元。此外,还组织了以党员和工协会员为骨干的200余人的护厂队,日夜巡逻厂区,控制了驻厂国民党武装警察的武器弹药库等。

 

印制厂党组织领导的反搬迁斗争,为后续顺利接管和恢复生产打下了坚实的基础。5月28日,接管组代表上海市军管会金融处正式接管印制厂。接管后,解放区带来的人民币印版在这里投入印刷。不到两个星期,第一批人民币成品进入国家金库。

 

 

 

来源:上海普陀

Copyright 2013 wenming.shpt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 033490
主办单位:上海市普陀区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 地址:上海市大渡河路1668号 邮政编码:200333